2019-03-12
創新與傳統 同樣美

傳統需要承傳,同時世界在變,需要不斷創新。那麼我們要如何去分辨一枚腕表是否別具鑒賞性?答案就是先要瞭解您面前的是一枚甚麼類型的腕表。只要您懂得欣賞,創新與傳統,同樣美。以下就是三個最佳例子。



創新是為了向伽利略致敬


Panerai (沛納海)

L’Astronomo Luminor 1950 Tourbillon Moon Phases Equation of Time GMT

50毫米陀飛輪月相時間等式兩地時間腕表

品牌自創立以來,為了打破既有的規則。推出大尺碼表殼、專利錶冠護橋、以及不時研發新物料等,一次又一次把製表技術推向極致。

而L’Astronomo系列,除了是挑戰一些複雜的天文功能之外,更是要向伽利略致敬,因為品牌跟這位才華洋溢的天文學家一樣,體內都有著義大利的血統。


首款L’Astronomo腕表於2010年面世,適逢伽利略以自行硏發之天文望遠鏡發現木星最重要的四顆衛星400周年,是品牌創制的首款搭載陀飛輪調節器、月相、時間等式顯示,以及日出和日落時間顯示的腕表。

延續系列的大膽創新,全新款式PAM941,當中搭載的全新機芯P.2005/GLS(GLS是解作「Galileo Luna Scheletrato」伽利略鏤通月相),除具30秒自轉一次的陀飛輪、兩地時間、時間等式、日出日落時間顯示外,還有兩項創新特色功能,包括在表底的結合了晝夜顯示的月相,令用家可以從手腕上看到月球形狀展現盈虧變化,以及創新偏光水晶玻璃日期顯示系統。另外,腕表更可按照顧客喜好度身訂造,表殼材質、夜光物料顏色也可供選擇。


值得大聲歌頌的傳統


Girard-Perregaux (芝柏表)

La Esmeralda A secret 三金橋陀飛輪腕表

在表盤上搭建三道黃金大橋是芝柏表的得意簽名式,由品牌創辦人Constant Girard-Perregaux在1860年發明這個獨特的機芯結構,三條箭頭形狀的平衡搭橋不僅美觀,而且也支撐機芯的活動部件。1867年,一枚裝有三條搭橋的陀飛輪懷表,贏得納沙泰爾官方天文臺的一級榮譽,以及巴黎世界博覽會的獎項。如今,此新作不僅是向經典致敬,更是舊作的嫡系後裔。從精美華麗的外殼和表底蓋,到構造精巧、零件打磨裝飾工藝精緻絕倫的機芯,都突顯出品牌的工藝非同凡響。

這枚La Esmeralda A secret腕表,表底設有表底蓋作保護。這項設計令腕表更有經典懷表之風,也為佩戴者帶來特別的優越感。

 

玫瑰金表殼上的圖案都由全人手雕刻,靈感是來自1889年的那款經典懷表,底蓋上刻有三匹駿馬馳騁的圖案,要雕刻精緻的圖案,顯示出雕刻工藝的精髓,包括深淺效果、光澤和啞光表面之間的對比,還有每一項構成心靈和靈魂的超卓工藝技術,足足要花上二百小時的耐心和絕對專注,才能得到滿意效果。

另外,表內側刻有Tourbillon和La Chaux-de-Fonds的字樣,並留有足夠空間,讓腕表的未來主人可以刻上個人化的設計。其他源自1889年型號的特色,有外圈和表耳頂部的花卉和橢圓形圖案,以及表殼側的線條設計,都好像時光倒流到19世紀的歐洲,那份傳統情懷,完完全全的注入了這枚表之中。


傳統與創新的大融合


Roger Dubuis (羅杰杜彼)

Excalibur 42 Skeleton Automatic – Canelo Edition 自動上鏈鏤空腕表

由古至今,鏤空機芯都是一項高難度藝術,在盡可能地挖通機芯的同時,亦要小心翼翼地確保走時順暢及運作正常。不少著名的製表工匠,早在兩世紀前就已經懂得這門工藝。今天的工匠們,在機械的協助下,以科技把這項傳統進化到更高層次。

去年9月,品牌支持墨西哥拳擊新巨星卡內羅(Saul “Canelo” Alvarez),並為他推出標誌性鏤空腕表——Excalibur 42 Skeleton Automatic,當中搭載RD820SQ自動上鏈機芯由167枚零件所組成,每一枚零件的所有表面都個別經過手工精修處理,鏤空橋板成星形狀,新穎獨特。除了採用這位冠軍拳王的拳擊手套製成表帶以外,還用上卡內羅偏愛的金和黑色,品牌也發揮其卓絕技藝,將卡內羅的姓名首字母,成為了機芯的定位杆簧,限量發行88枚。堅毅追求卓絕性能,果敢直前挑戰成規,正正就是品牌與卡內羅的共同之處。